损失14亿!恒康医疗遭遇扩张后遗症



希望通过医疗服务转型实现高回报的恒康医疗受到扩张后果的影响。根据恒康医疗2018年财务报告,该公司亏损14亿元,是该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在之前的投资医院投资,离开合并的子公司的业绩低于预期成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根据东风的政策,恒康医疗通过大规模的并购进入医疗领域,并有望成为“第一批私立医院”。然而,在长期的投资回报和人才短缺的背景下,恒康医疗很难获得更好的回报。

  上市后首亏

根据恒康医疗发布的年报,公司2018年实现收入38.38亿元,同比增长12.92%;亏损14.18亿元,净利润下降799.09%。北京商报记者在去年的财务报告中翻找,发现这是恒康医疗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2008 - 2017年,恒康医疗净利润445.11万元,4780.5万元,6591.6万元,7134.5万元,736.72亿元,1.7亿元,2.57亿元,3.24亿元,4.04亿元和2.03亿元。

恒康医疗在财务报告中提到,公司2018年亏损严重的主要原因是非经营性现金因素,如资产减值7.98亿元,折旧1.96亿元,无形资产摊销和长期待摊费用等。融资4.09亿元。费用为3.44亿元。

恒康医疗事务董事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由于公司业绩的失败,公司投资于公司前一阶段的兼并和收购,导致该公司2018年的业绩。亏损。据了解,恒康医疗2018年古山子公司的年折旧为蓬溪医院,辽渝医院,邯郸医院,广安医院和恒康源药业(中药饮片)。其中,蓬溪医院,辽玉医院和鹈鹕医院分别减少1061.41万元,1887.5万元和560109万元。恒康医疗已售出广安医院7万5千5百万元,金额1.41亿元,低于其长期资本投资1.75亿元的账面金额。

恒康医疗的前身是甘肃杜威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其“独特胶囊”而闻名。 2008年,恒康医疗进入深圳证券交易所,成为甘肃省第一家上市制药公司。在鼓励社会资本管理医疗的有利政策下,恒康医疗开始调整企业战略,将其转变为医疗服务领域。经过几年的战略调整和转型,恒康医疗形成了医药“双向牵引”的总体战略格局。其中,医疗服务业涵盖整个产业链,包括诊断,治疗和医疗,医药制造业拥有中国专利药和中药饮片等产品。

从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医疗服务业已成为恒康医疗的核心业务。根据财务报告数据,2018年,恒康医药的处方和药品收入分别为31.91亿元和3.83亿元。

  高速并购存隐患

恒康医疗的高速并购与商誉恶化的侵蚀表现密不可分。 2010年5月,国务院宣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到它支持民营资本建立各种医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和卫生院(病房)等医疗机构。恒康医疗表示,公司将抓住医疗服务业发展的良好机遇,实现医疗服务业的布局。

随后,恒康医疗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四川永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医疗领域的兼并和收购铺平了道路。根据当时的公告,该子公司的目的是通过收购具有竞争优势的项目,促进恒康医疗在医疗服务行业的快速发展。

根据这些数据,自2012年以来,恒康医疗共发起了22项提案。据北京商报记者2013年不完全统计,恒康医疗共收购了6家医院。仅在2013年,恒康医疗的收购共涉及3.69亿元。

2013年1月,恒康医疗宣布15年内收购四川省红十字会肿瘤医院癌症治疗中心85%的营业收入。此后,恒康医疗宣布收购四川资阳建顺王体检医院有限公司和四川德阳贝斯特医院有限公司中医院,医院福利有限公司100%股权。大连辽宇医院。

在高速并购下,恒康医疗和医疗服务业务的比例逐渐增加,而公司的负债率也有所增加。 2016 - 2018年,恒康医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0.28%,57.6%和67.37%。在过去三年中,债务比率显着增加;目前的指数分别为1.73,0.84和0.77,流动性继续下降。根据年度审计报告,截至报告期末,恒康医疗流动负债29.65亿元,高于流动资产6.68亿元,2018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流出2.69亿元。该公司仍有来自金融机构的15.21亿元贷款将于2019年末到期。

LatitudeHealth的创始人赵恒认为,政策即将结束,恒康医疗等社会资本已进入医疗服务领域,但频繁的并购正面临着医疗服务发展的巨大压力。 “医院是长期回报的项目。频繁的兼并和收购可以在短期内提高公司的股价,从长远来看,这将为公司带来债务和盈利能力。”

  难以分食的红利

在股息下,许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以便在短期内实现高回报。然而,在医疗行业门槛高,管理困难和人才短缺的问题下,资本分享其中的一部分并不容易。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学院医学与卫生法副教授邓勇表示,医院投资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人才。建立学科建设和专家团队等灵活权力并不容易。这对制药公司来说是一个挑战。虽然许多国内公司正在收购医院,但大多数公司都面临着收购后如何管理医院的问题。 “后市场品牌建设,内部医院管理以及为医院医生分配资源已成为收购公司的难题。”

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私营医院网络,美中易中和首席执行官胡伟表示,近年来,在鼓励支持社会医疗政策的优惠政策下,一些投资机构已进入医疗机构和工业开始蓬勃发展。起床。然而,医疗行业具有门槛高,投资大,长期回报和管理困难等独特特征。许多国家的资本将在一两年后开始发展,并且会发现它们与自己的性质不符。在没有预期结果的情况下,一些资本也开始变得理性并寻求出路。

经过一段时间的医学探索,恒康医疗等公司似乎意识到上述问题,并在医疗服务领域有更多的考虑。 2018年,华润三九,义顺药业和景丰药业分别转让三九医院,淮南朝阳医院和金沙医院; 2019年1月,为了整合资源,专注于核心业务,仙一药业转移其嘻哈医院。

2018年11月,由于宏观经济形势等不利因素,恒康医疗宣布已取消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93.52%股权,恒康医疗表示,由于目前公司的债务情况,公司融资情况并非如此不负众望,为了保障公司的经营稳定和健康的长远发展,决定终止收购。

针对公司转型医疗服务面临的具体问题和未来发展战略,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恒康医疗董事会相关负责人。他说他会稍后回应,但新闻界没有得到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郭秀娟姚谦/文

贾康孔/钟表匠